首頁

木工 - 產業篇

木工師傅的必備工具─刨刀。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

木工缺很大 一技在手一生不愁

大學電子學系畢業的黃先生,任職電子公司十多年,工作過勞,待遇仍只有3萬多元。做木工師傅的父親召喚他回家鄉從頭學起,跟著做木工。4年之後,一天工資2500元,平均月入4萬多元,有時可以超過6萬元。他知道,收入將隨技術精進而增加,看到更有希望的未來!

「事求人」 逆轉為缺工行業

傳統木工業十多年前逐漸式微,近年又逆轉為「事求人」的缺工行業。

「木工缺工不在室內裝潢,在建築鋼筋水泥灌漿前的模版施工,各縣市都缺工。」中華民國木工業職業工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郭繁男表示,木工跟著工地移動,較難統計全台缺工數,但從大都會狀況可見一斑。

台北市木工業職業工會統計,台北市與新北市的木工工會會員十年來從各1萬餘人縮減到約7000人、9000人,合計約16000人,估計缺工約4000多人,缺工約2到3成。

木工師傅改造老屋。中央社檔案照片

台北市木工業職業工會監事會召集人王盛元分析,以往木工靠民間木工廠訓練,最興盛時候是的民國70年代時期,當時板橋到處可見家具木工廠。

隨著大陸政策開放與都市發展,很多木工廠外移中國大陸和越南。加上環保意識抬頭,實木材料取得不易,系統組合家具崛起,大台北地區木材製材廠消失,木工廠剩約1/10,並退居郊區。傳統家具競爭優勢不再,也造成木工專才逐漸流失。

近幾年,房地產建築興旺,建案爆增,使木工缺工更嚴重。業界想培養新血,卻發現後繼無人。

大學窄門變寬,升學主義之下,年輕人傾向念大學、畢業從事服務業。木工工作難免風吹日曬,要搬運大量木材到各建築樓層,一趟往往要搬十多公斤的木材、體積又大,早期公寓施工尤其勞累,大熱天苦不堪言,直到有電梯後才好些。

重視缺工 政府與民間積極培訓

政府也知道木工缺工,透過各地職訓中心開設木工裝潢班培訓人力。但受限於場地,半年一期的課程一期訓練20到25人,職訓中心一年只能培養約150人。

勞動部103年推動「明師高徒」計畫,計劃媒合5年以上經驗的師傅收29歲以下的非在學生為徒,每月訓練100小時,補助師父5000元、徒弟1萬元,補助時間最長1年。立意雖好,成效不一。台南市木工業職業工會103年找到9位師傅,卻沒有年輕人要學。台北市木工業職業工會持續推動,到104年3月總算媒合了20多對師徒。

政府也積極推動證照制度,各地工會配合開班,包括家具木工、裝潢木工、建築物室內裝修工程管理、室內設計的3D立面繪圖等。

但是,推動證照檢定不如預期。模版、裝潢木工等檢定通過主要是做工,全台持有證照的木工不到1%;木工設計類檢定若取得證照,可從事設計包工業。

花蓮縣木工業職業工會理事長黃慶德是60多歲的木工師傅,取得模版木工技術士證十多年,不曾使用過。他說,「我有木工技術就夠了」;凸顯這一行在乎的是技術專業,而非證照。

有35年木工經驗的台南市木工業職業工會秘書長謝受君,主導南區木工訓練與技能檢定的命題與裁判,他也坦承推動困難,要到處拜託木工考照,103年只通過各類甲、乙級檢定約380人。

從老木工的觀點來看政府培訓人才成效,王盛元說,雖然職訓中心訓練出來的木工,專業技術仍有待實務磨練,但是政府還是要重視缺工問題,補助培養木工專才,或參照美國,督促營造業等業界參與訓練;同時還要「回歸技職教育,培訓技術專才」,否則,念了大學的年輕人回頭做工的比率極低。

「木工業絕對有工作機會」,台北市木工業職業工會理事長葉賜珍表示,技術專精的木工可做到工地主任、工頭、設計公司老闆,不愁沒出路。

目前業主僱用木工師父,每月工資平均6、7萬元,葉賜珍說,「這相當於經理級收入,只是拿榔頭工作而已」。若遇上趕工,月入可達十幾萬元。結合藝術創作的木工飾品業,更可賺到超值的智慧財。

從古代建造舟車房舍、農業工具、生活用具,到現代建造房屋、船舶、美化景觀、裝飾裝潢等廣泛領域,幾千年來,木工在人類生活中不可或缺,未來也還是如此;就看如何善用一技之長,以前瞻眼光掌握市場先機,安身立命、貢獻社會。(中央社記者翁翠萍)

Ads by Goog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