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精密機械 - 產業篇

台灣精密機械與工具機產業是撐起全球產業發展的關鍵推手。圖為2015年台北國際工具機展。中央社檔案照片

沉默推手 台灣精密機械撐起一片天

講到「精密機械」或「工具機」,如果你還停留在「黑手」印象,就落伍了。

從日本熱賣缺貨的人型機器人、酷炫的美國品牌電動車、到市場瘋狂搶購的iPhone手機,背後都有台灣精密機械和工具機廠商默默付出的身影。

「全球前三大半導體設備廠商都是上銀的客戶。醫療機器人、電腦斷層設備、太陽能設備等,都有上銀的精密機械關鍵零組件在裡面」,台灣區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、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自豪地表示。

「從全球來看,台灣的精密機械工具產業在中上水準,不僅在一般機械加工有很強的競爭力,也積極進軍汽車、醫療、航太等中高階領域」,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充滿信心地說。

精密機械是一國工業製造業的根基,舉凡工具機、軸承、齒輪、滾珠螺桿、閥類、特殊功能機械、工具機零組件等,台灣廠商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,名聲全球響叮噹。

台灣機械工業同業公會統計,103年台灣機械設備出口達215.9億美元,較102年204億元成長5.8%。中國大陸、美國和日本是台灣前3大出口市場,其中,中國大陸占比最高達27.1%。

改變思維 持續創新升級

如果鳥瞰台灣,會發現近90%的精密機械和工具機廠商,延著大肚山麓,在中部地區形成綿密的產業群聚,宛如「黃金縱谷」。廠商近年也努力轉型升級,成果逐一顯現。

其中,工具機類的加工機和車床,是台廠相對拿手的領域。卓永財說:「例如綜合加工機,已逐漸由單機轉換到結合機械手臂智慧自動生產單元,產品規格也由三軸轉換到五軸」。

縱使台灣產品不斷升級,仍面臨工業4.0時代激烈的國際競爭,尤其是來自日本、中國大陸與韓國的嚴峻挑戰。

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(左)認為,台灣精密機械要掌握原創性,累積基礎研究。中央社檔案照片

「以綜合加工機為例,日圓持續貶值,日本綜合加工機平均單價明顯下跌,嚴重威脅台廠;中國大陸不斷追上來,價差拉近到落後台灣不到10%。」朱志洋憂心地點出台灣被夾殺的態勢。

再以車床為例,韓國是台灣最大競爭對手,韓元降息走貶,也加重對台威脅。

面對一波波國際挑戰,「台灣代工思維必須改變」,卓永財指出,「台灣工具機產業要拉高附加價值,要持續創新升級,精密機械要掌握原創性,累積基礎研究。」

朱志洋說,轉型升級要花工夫,「打造整廠整線的系統化產線」,才可脫穎而出。卓永財表示,政府也要有明確的產業藍圖規劃。

台灣精密機械產業能否成功升級轉型,不能只靠硬體,更要加強軟體。朱志洋認為,產業秩序應進一步整合,「切入系統化產線,大廠帶頭爭取大訂單,中小型廠商提供關鍵零組件,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。」

產學合作 培訓實戰部隊

工具機產業也亟需上場打仗的部隊,包括生產技術人才、升級轉型需要的專業加工技術專才與破壞性創新人才,以及會國際行銷、懂機械專業知識、英文能力強的「三合一」專才,目前都欠缺。

「很可惜,技職教育畢業生不能立即符合企業實戰需要」,朱志洋表示,技職學校升級科技大學,學生不願進入生產線實作養成技術,「技職教育淪為重量不重質」。

這樣的落差同時存在高教體系。卓永財透露,「過去高職生、專科生具有扎實的實作能力」,如今,「很多機械系碩博士生看不懂設計圖,電機系畢業生沒摸過馬達」。卓永財指出,「實作是台灣技職教育最缺乏的環節」。

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認為,台灣的精密機械工具產業在全球中上水準,積極進軍汽車、醫療、航太等中高階領域。中央社檔案照片

他強調,美國頂尖大學機械博士生找指導教授,教授也會問博士生懂不懂基本的車床或銑床技術,「學校要讓學生有實作實習的機會,或編寫產業概論,助學生掌握產業概況,以利進入職場」。

產學合作仍是技職教育必走的方向。卓永財說,教育部已掌握趨勢,重視實作教學,但「學校不是給產業培養熟練工的場所,基礎知識、實作和人格養成,缺一不可。」

廠商近年也積極與技職校院合作,培養基礎人才。例如上銀科技和大銀微系統,與台中高工和台灣科技大學合作,也與雲林虎尾科技大學有「4+3」產學合作計畫。友嘉集團與虎尾科大合辦先進裝備製造產業學院,也與勤益科技大學共同籌辦「精英人才培訓計畫」。

台灣精密機械產業已是撐起全球產業發展的關鍵推手,仍企盼有專業技術的年輕人投入,協助業界脫胎換骨,繼續發光發亮。(中央社記者鍾榮峰)

Ads by Goog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