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航海 - 人物篇

曾任三副的基隆海事航海科主任蔡金城,近一年的船員生涯,成為他上課的活教材。中央社記者王朝鈺攝

職人心法

  • 船員的能力,如果專業好,上船後有一把刀;如果專業好,英文又棒,就是擁有雙刀流的高手。
  • 建議有興趣從事商船工作的年輕人,「以享受海洋的心情面對船員生涯」。
  • 守時、守法、守分是船員的最基本條件。工作要克勤,理財則要克儉。

蔡金城:昔日航海經驗 今日最佳教材

曾擔任三副的基隆高級海事職業學校航海科主任蔡金城,在近一年船員生涯中,親身體會船員甘苦,密集靠港,睡眠不足,加上時差,經常身心俱疲。雖然累,但能配合船長帶領船舶進出港,完成公司交付任務,莫名的興奮與成就感時常油然而生。這一年的經驗,也成為他日後上課的活教材。

39歲的蔡金城出生在基隆和平島的漁民世家,祖父、父親、叔父都是傳統漁民,耳濡目染下對「船」的概念其實不陌生。他說,有回看見隔壁的船員從國外帶回巧克力、玩具給孩子,孩童笑得合不攏嘴。他獨自仰望基隆港,心想「這個行業好像也還不錯」,當船員的夢想就此萌生。

基隆海事航海科畢業後,蔡金城考上高雄海專二專航海科,也取得一等航行員資格,雖然他以邁向船長為目標,但對升學仍抱有憧憬的他,接連就讀台灣海洋大學二技航海技術系、航運技術研究所。

展開船員旅途 體會甘苦

「每個人生階段,都會有不同抉擇」,蔡金城說,就讀碩士班期間,他開始思考人生方向,船員雖仍是首選,但也將觸角延伸到其他領域。23歲時,蔡金城攻讀教育學程,他告訴自己回母校實習一年後,就要上船工作,也就此展開一年的船員旅途。

「密集靠港最辛苦」,蔡金城說,曾經從台灣出發,先到日本福岡,再到大阪,接著名古屋、東京、仙台,接連一週密集靠港,加上日本裝卸貨迅速,沒多久就要重新待命。

蔡金城回憶,當時平均每天睡不到4小時,累過頭躺在床上輾轉難眠,腦袋不斷嗡嗡叫,只好向二副要了半顆安眠藥,「人生第一次吃安眠藥,就是在船上」,不到5小時,突然警鈴聲大作,他嚇得從床上驚醒,原來是前往美國途中,在汪洋大海上通常會實施操演,以便抵達美國時順利通過檢查。

基隆海事航海科主任蔡金城建議,有志從事商船工作的年輕人,「以享受海洋的心情面對船員生涯」。中央社記者王朝鈺攝

蔡金城說,國際勞工組織也意識到這點,以前只有一名三副處理所有進出港所需文件,現在規定,東北亞及東南亞航線實施雙三副制度,一人負責航行當值,另一人則處理進出港文書,減輕負擔。

其次則要克服時差。蔡金城說,在海上航行時,每個人都要當值,「到了美國,我的生理時鐘是晚上該睡覺,但洛杉磯卻是白天,又必須當值,想睡但不能睡,很痛苦」。

問到想家念頭,蔡金城回說,「很忙、很累時根本沒空想家」,通常船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,恢復正常作業程序,才有空沉澱心思。當時還單身的他,通訊也還沒那麼便利,每回出海,阿嬤總要他先祭拜祖先後,才在眼眶泛紅、依依不捨聲中道別。為一解思鄉之愁,只能等到靠港後四處尋找公共電話,才能和家人噓寒問暖。

時隔10多年,雖然距離依舊。不過,他說「現在跑船,因為有網際網路,感覺把地球變小了」,許多航商在大型船舶上都有Wi-Fi,透過APP、視訊可以看見家人,學生也常藉臉書(Facebook)分享工作情形。

蔡金城說,以前跑船就像放出去的風箏,現在「人和人之間的距離,透過網路,感覺更近了」。

談到船員最需培養的能力,「如果專業好,上船後只有一把刀;如果專業好,英文又棒,就是擁有雙刀流的高手」,蔡金城表示,英文能力甚至比專業重要,因為開船都有儀器足以輔助,但英文卻需長期培養。

高薪是入行誘因 職涯多元發展

雖然各行各業都有甘苦,不過,蔡金城說,比起大學畢業22K薪資,高薪是吸引畢業生當船員很大的誘因。

他說明,乙級船員如甲板部的水手和輪機部機匠只要見習滿半年,正式錄用月薪就有新台幣7萬元以上,水手長和銅匠則約10萬元;到了甲級船員,三副和三管輪月薪高達13萬;當上船長,薪水23萬元不成問題。

他說,以一般大學畢業生,要進入長榮、陽明海運等著名航商,必須過五關斬六將,才能錄取陸勤人員;而海勤人員,因為畢業前已學會本職學能,公司不需花費太多培訓經費,就能直接送上商船訓練,不久後即可上線工作,也因此吸引不少業界到學校搶人才。

到了大副階層,蔡金城說,船公司會將有潛力的船員移到岸上工作,「你不會是永遠的船員」,公司也期望能培養人才,成為管理階層。

另外,船員也不僅限在航商工作,也有畢業生擔任職業軍人、公務員或海巡人員,甚至擔任船長一段時間後,符合報考引水人的資格,考取後即可成為引水人,依各國際商港不同,月薪更可高達百萬。

他也建議有興趣從事商船工作的年輕人,「要以享受海洋的心情面對船員生涯」,而守時、守法、守分是擔任船員的基本功,工作方面要克勤,理財方面則要克儉,發揮專長,讓自己發光發熱。

(中央社記者王朝鈺)

Ads by Goog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