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水電 - 產業篇

只要肯作,水電技工年薪百萬不是夢。圖為南港高工水電技術實用技能班實習課程。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

只要肯做 水電工年薪百萬不是夢

從水電粗工做起,升上領班、師傅,現在做到經理,陳先生年薪上百萬元,比許多白領階級收入高,養活一家大小完全沒有問題。打拚十年,靠的不是高學歷,而是扎實的水電專業技術。

這不是特例,只要肯做,水電工年薪百萬真的不是夢。

有4000多家會員的台灣區水管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吳鉛煌說,從捷運、公共建設到營建工程等都亟需水電、模版等技術工人。「以師傅級工資來說,南台灣一天2200元到2400元、北台灣一天2500元,還是缺工!」

水電技工與日常生活密不可分,不管是家庭修繕,還是建築工程,沒有水電樣樣免談。

考取證照 培養專業能力

水電技工證照種類繁多,在在顯示其專業性,包括室內配線、工業配線、配電線路、配電電纜、輸電地下電纜、輸電架空線路、變壓器裝修、變電設備裝修、用電設備檢驗等。

取得甲級證照可承攬施作高壓與特高壓的用戶用電工程,乙級可承作低壓供電的用電設備工程,丙級只能承作電燈等用電設備工程。實務上,以乙、丙級人力需求最高。

台灣區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統計,民國92、93年的電器承裝業會員家數有1萬1000多家,104年3月剩下6900多家。原因是水電業登記立案時,須有持有技術士證照的水電工4人,包括乙級1人、丙級3人,但愈來愈找不到人力,家數自然縮減。據此估算,10餘年來水電人力減少1萬6000人,台北地區就缺工約6000到8000人。

水電專長與日常生活密不可分,舉凡家庭修繕、建築工程,沒有水電樣樣免談。圖為南港高工水電技術實用技能班實習課。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

再看另一個統計數據:20年前水電師傅平均年齡37至38歲,目前平均年齡53、54歲,老化得很明顯,這又是個頗費體力的工作,人力斷層令人擔憂。

究竟工人哪裡去了?

「年輕人不願做啊!」吳鉛煌說,水電部分工作要在戶外日曬雨淋,扛著水管、背著電線與粗重工具爬上爬下。穿著無法光鮮亮麗,甚至邋遢骯髒,讓許多年輕人卻步。

升學主義風氣也是原因。台灣區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總幹事曾煥毅說,高工學生每年有數萬人考取乙、丙級技術士證照,但除非家族事業接班需要,考證照多半是為了爭取升學科技大學加分,直接就業的比例不到2成。

曾煥毅說,現代人生育少,父母親仍有「讀書至上」觀念,不願讓子女做風險較高、職業形象較不光鮮的工人。

動手做 有技術就有未來

水電工的職業形象或許不光鮮,裡子可是挺厚實的。

根據勞動部產業勞動調查《職類別薪資調查》,水電工所屬的「建築物電力系統裝修人員」,102年7月平均薪資3萬6224元,不含加班或獎金的經常性工資平均為3萬5025元,遠超過大學畢業生起薪。

年輕人或許會質疑投身水電業的前途。曾煥毅說,任何行業要成功都無法一步達成,水電工從取得丙級證照入行,約2、3年具備實作專業,3、5年有領班能力,5到7年可獨當一面、帶後進,這時大約30歲出頭。

學了水電,職涯怎麼走,就看個人選擇。曾煥毅觀察,如果繼續進修,參加在職訓練後回到水電職場的可能性較高;若升學科技大學與研究所,回到水電業就不多。也有人繼續報考機電技師國家考試,結合水電經驗與理論,可以從事水電工程上游的設計、監造,也是很好的出路。

為解決缺工問題,水管公會、電氣公會在政府協助下,陸續與高雄和春技術學院、正修科技大學、新竹大華科技大學、桃園龍華科技大學合作開設培訓專班,訓練水電技術專業人員。

培訓班的學員總是早早就被業者預訂要人,學員考取證照經試用1至3個月後,工資至少30K。

不過,水電專班一期課程3到6個月頂多能培訓3、40人,台北市職訓中心一年也只能培訓約150人。吳鉛煌說,同業公會4、5年來訓練了3000多名水電技術工,需求缺口仍很大。

水電缺工不是台灣獨有的問題。台灣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表示,香港2014年嚴重缺工,正在等待中國大陸開放勞工輸出;澳洲2012年起缺工,政策開放水電等技術移民;新加坡缺工,招國際標;南韓也缺工,政府補助業者到非洲去標基礎電力設施國際標。

從其他國家的經驗來看,公會憂心台灣水電工缺口若持續惡化,難免走向招國際標、讓外國公司帶著外勞來台做水電,對台灣恐怕弊大於利。

曾煥毅說,低工資人力有助節省成本,自然是利;但外國業者承包工程,為壓低成本可能會用工資較低的外勞,國人就業機會減少,時間一久,甚至一去不回,將造成本地專業技術人力流失嚴重,對產業的衝擊難以估計。

站在同業公會立場,當然希望政府不要開放引進外勞,把工作機會留給台灣人,但若年輕人不懂得把握這些機會,對業者來說實在兩難。

同業公會呼籲年輕人,水電業是要有技術證照才能施作的技術特種行業,只要習得技術專長,不必看人臉色,收入不輸白領。很多資深從業人員回顧職場生涯,都肯定「擁有一技之長,更能立於不敗之地」。水電工的生涯或許平凡,這顆小螺絲釘對社會一樣大有貢獻。(中央社記者翁翠萍)

Ads by Goog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