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水電 - 學校篇

南港高工

南港高工冷凍科老師黃俊程(中)在實習工廠指導學生實作。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

台北市立南港高工:擁抱技術 黑手也能出頭天

水龍頭壞了關不掉,廚房都快鬧水災了,等了好幾個小時,水電工終於來了。沒看他費什麼力,只是轉開把手摸了兩下,加了一片什麼東西,前後花不到5分鐘,收費100美元,材料費另計。屋主碎碎念嫌貴,水電工淡淡地說:「動手修理,5分鐘;知道該在哪裡動手,花了我10年啊!」

這是歐美國家的真實寫照。在台灣,修水電沒這麼貴,住家附近也總有一兩家水電行。但你可曾注意過,水電工伯伯不少,年輕人愈來愈少,會不會有一天,修水電也要預約等上好幾天?

實作課程 吸引喜歡動手做的孩子

台北市立南港高工自103學年起,把夜間部耕耘20年的「水電技術實用技能班」轉型為日間部,預計每3年開1班,1班38人,首年招生滿額。

校長江惠真表示,水電技能實作課程多,吸引的是願意動手做、喜歡動手做的孩子。第一屆日間部學生幾乎沒有人因為沒興趣而離開,反而有其他科的同學看到實作課很有趣,想要轉科來學水電。

南港高工的水電班最特別的是結合冷凍科與電機科資源,讓學生除了學水電,還能學到同樣缺工的冷凍空調專業技能。

南港高工校長江惠真(右3)說,水電技能實作課程多,吸引願意動手做、喜歡動手做的孩子。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

冷凍科主任林謙育表示,水電班學生1週有2天上國文、英文等基本科目,另外3天在校內的實習工廠上課,學習電焊、自來水配管、管路組裝等。小組教學之後,每個學生要能獨力完成不同管類的焊接、鐵板組合,或一組電路控制等任務。

學生畢業前至少會考取自來水配管、冷凍空調裝修、電器修護、工業配線等4個丙級證照。如果有學生想挑戰乙級證照,師生會利用課外時間準備。南港高工校內就有冷凍空調、電器修護的乙丙級考場,可以節省不少學習成本。

業界缺工,學生又有興趣,為什麼不多開幾班?主要的考量是教學品質,以及設備使用率與實作課的安全性,目前只能3年開1班。

林謙育表示,水電技能班不是編制內的班級,必須集結相關科別的師資、場地等資源,如果要培育更多水電人才,需要教育當局更多的政策與資源支持。

問題不只這個。在港工夜間部任教11年的實習組組長黃保盛說,雖然業界常常向港工「找人」,但過去夜間部水電班1班40人裡面,大概只有1成會投入水電工作,這1成還是因為家裡從事水電相關行業。

為什麼這麼少?黃保盛說得直接:「北部小孩的選擇其實很多」,在升學主義的氣氛下,高職生可能選擇升學;想要就業的,都會區有很多服務業工作機會,「同學都去作服務業,他可能就不想作水電…。」

投入職場後,工作的「不安定性」也是考驗。黃保盛解釋,水電業多是「點工」,從事工程作業、可獨當一面的熟手一天約有2200元到2400元的收入,但工作地點不固定,遇到工程淡季,收入還會銳減。如果有另一個較固定的工作機會,雖然1個月只有3萬,「但因為安定感」,年輕人的選擇就會不同。

南港高工早年開辦水電班的出發點,黃保盛說,一方面是看到業界需求,一方面是為了讓不愛念書或經濟弱勢的孩子,能有一技之長,「水電這個行業,只要有技術、證照,不需要學歷,就能有不錯的收入。」

即使後來選擇這個行業的學生很少,黃保盛形容,「這個班至少還能留下一些火種」。

運用技術 讓人與生活更美好

面對升學主義與社會的價值觀,如何讓更多孩子願意選擇「黑手」的科系跟工作?江惠真認為,關鍵在視野。

「我們特別希望開拓工科孩子的視野」,她說,除了看到技術,也要知道技術與辛苦的工作是為了「讓人與生活更美好」。好比水電技術,「我常說它是很多技術之間的黏著劑」,它讓很多東西可以整合起來運作,一個加壓馬達必須由水電工程人員妥善地安裝在游泳池,游泳池才能運作;日常生活裡,如果水龍頭沒水,人們可能就無法展開一天的生活。

水電班學生每週有3天在校內實習工廠學習電焊、自來水配管、管路組裝等。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

春日午後,南港高工校園裡可以看到學生在學習操作怪手、推土機。江惠真說,對一些重工業科別,必須特別花心思跟家長溝通,讓家長了解孩子會學到什麼、未來可能從事哪些工作,以及對社會的貢獻。

江惠真觀察到,首屆日間部水電班招生,已有社經地位不低的白領家長,急著把孩子送進來,可見「觀念,已經有在改變」。(中央社記者田瑞華 )

南港高工

Ads by Google